会诊谌龙团体赛魔咒 备战里约必须放下两大包袱

  • 时间:
  • 浏览:29

  

  一场比赛的失利将谌龙推向风口浪尖。今年的汤姆斯杯1/4决赛,担任第一单打的谌龙以1比2负于韩国选手孙完虎,这是谌龙在担任第一单打后在团体赛中第三次遭遇败绩。之前两次分别是2014年汤姆斯杯赛半决赛与2014年仁川亚运会男团决赛。三场失利让很多网友表达了对谌龙表现的不满与对他实力与心理素质的质疑。谌龙接二连三地在团体赛中输球,这已经不是偶然的现象,那么是谌龙的综合实力还不具备担任第一单打还是他不擅长打团体比赛抑或他的心理素质有待加强?新浪体育和您一起“会诊”谌龙的团体赛魔咒。

  前两年,谌龙在个人赛中的表现很耀眼,连续在2014年与2015年两届世锦赛中夺冠。2015年,谌龙个人赛的战绩为56胜6负,胜率高达90.32%。今年迄今为止,谌龙还未曾获得过男单冠军,他的战绩是15胜5负,胜率仅为75%。这似乎也为他这次负于孙完虎埋下了伏笔。但在与孙完虎的交手记录上,谌龙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的。这场比赛前,谌龙与孙完虎交手过12次,谌龙的战绩是9胜3负。

  在谌龙在2014年仁川亚运会男团决赛中负于孙完虎前,谌龙与孙完虎有过6次交手,谌龙先输1次,然后取得了5连胜。在仁川亚运会男团决赛到本次汤姆斯杯赛之间,谌龙与孙完虎打过5场比赛,谌龙的战绩是4胜1负。

  谌龙3次团体赛输球后接受采访感言:

  2014年汤姆斯杯赛半决赛负于田児贤一——输了肯定是我自己的问题,对手今天打得比我好,开局就落后,我打得太保守了,而对手越打越自信。第一局我进入比较慢,第二局希望加快起来,但是上来又是0比4、4比11落后,只能说对手打得确实比我强。压力每场都有,还是这场打得比较差吧,不过这是团体赛,我相信后面的队友们会拿下来的。

  2014年仁川亚运会男团决赛负于孙完虎——一个是顺风,顺风我打得没有他果断。第二点,他打得比我有耐心,艰苦准备做得比我好,第二局他顺风也输了,但他第三局还是坚持给我压力。输球我觉得正常,确实是我打得不好,也不是说我获得世锦赛冠军后就不会输球了,回去好好总结,自己和团体和单项中都有好的表现了,输一场球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2016年汤姆斯杯赛1/4决赛负于孙完虎——我和孙完虎的打法比较相似,他打得比我更耐心,我攻了两到三次之后,之后对自己的要求更高一些,这种球失误较多,但他进攻了两、三次后,之后的进攻依旧能保持较高的质量。我知道打第一单打压力大,但要把压力转化动力,要去冲击对手。如果用保的状态,不管对谁都很难打。今天输完后我肯定会不开心,但我希望放松一下,给队友加油。

  谌龙此番汤姆斯杯赛落败后各方声音:

  林丹:我觉得球迷和媒体是需要一个冷静的心态,并不是谁赢就夸谁好,谁输了就怎么样。我觉得现在无论是谁担任中国队的第一单打,其实压力要比过去更大,因为我们那个时代开始的时候是因为队伍那个时候的战绩还没有那么辉煌,我们一起在努力,让队伍的实力变得强大。现在到了运动员更年轻的时代,让谌龙每一场球都不输,他的压力会非常大。不能是谁赢了谁就好,谁输了谁就不好,我觉得这样不公平。

  李永波:我对谌龙的信任不会因为他输球而产生任何影响。他是非常优秀的运动员,我们会去更多地帮助他。可能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性格决定的,谌龙是很可爱的大男孩,和谁都很好,从来不和别人发脾气,很谦卑,所以他的性格就决定了他在场上缺少霸气。第二点,他毕竟是众矢之的,他是世界排名第1的运动员,之前又取得过那么好的成绩,所有的人在团体赛中跟他打都是可以超水平发挥的。只要他快乐,只要享受羽毛球,输了也没关系,这是优秀运动员必须要去面对的事情,所以我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他。

  王适娴:我觉得更多的是给予他自信,他输了以后,在遇到困难时会怀疑自己,会不够坚定,所以我希望跟他有更多的交流,希望他能有更多的自信,把自己的状态从头开始、慢慢地去积累起来。可能他状态最好的一段时间已经过去了,现在是重新慢慢积累的过程,还好离奥运会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我希望他能尽快地从失利中走出来。

  李宗伟:团体赛和个人赛不一样,我觉得个人赛他能把握好自己的压力。他已经是第三次在团体赛中输球了,我觉得对他而言难度已经过去了,我觉得昨天这场比赛他能学到很多东西。我希望接下来的比赛他能更坚强。

  蔡赟:谌龙作为世界排名第一的选手,他的表现还远远不够。他面对的选手比自己差一个级别,而不是差不多,林丹以前面对的对手都是和自己水平相当的,像李宗伟、盖德,在这种较量中他每每能胜出,不仅仅是技战术体现,更重要是心理强大。在这样的淘汰赛中,谌龙还是用试探性的打法,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

  各方如何看待担任第一单打角色?

  李雪芮:我相信自己的团队,相信自己可以为团队拿分,我一直以来都是打第一单打,不管是尤伯杯赛还是苏迪曼杯赛,所以我没有把那么多的包袱放在自己身上,而是想让自己能够在比赛中打出自己的东西。我的性格是打攻的,球比较凶,我希望自己能在一单的位置上给对手更大的冲击力,所以我有足够的自信能拿下第一分。

  林丹:其实每一位运动员在打第一单打比赛时都难免会输球,这是竞技体育,是非常正常的现象。我觉得现在的谌龙已经比过去更加成熟,我觉得在家门口打比赛,心理包袱会更大一点。我希望我们队上场的队员都尽可能地调整好心态,能够卸下心理包袱。当你打得不好的时候、连续丢分或者是失误的时候,你会听到观众可惜的声音,其实这种声音可能会影响到运动员,所以我觉得还是要排除掉这些东西,把比赛当作再普通不过的比赛全力去打。

  运动心理学专家解读

  对于谌龙此番在汤姆斯杯赛中落败一事,新浪体育记者采访了上海体育学院运动心理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安民。

  新浪体育:您觉得谌龙连续在团体赛中遭遇失利是否和他缺少霸气有直接的关系?

  李安民:林丹为什么有那么好的表现?因为他有霸气!那么似乎霸气和他的赢球有关系?但这是不是充分和必要的条件?并不一定!李宗伟的个性看不出所谓的霸气,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位很优秀的运动员。包括看以前的杨阳和赵剑华,有霸气不是一位优秀运动员必备的条件。我们只能说,一位运动员如果有霸气的话,可能更有利于他在场上有强烈的自信,能帮助他去取得胜利。如果没有霸气,那么是否其他方面可以作为弥补和替代?完全有可能。

  新浪体育:您如何解析谌龙担任第一单打的心理情况?

  李安民:第一位出场的选手,他面临的压力比其他人都大。一个人的情绪很有可能在比较大的压力之下发生一些变化,比如他可能对结果的认知比其他人都要明显,这一分得或者不得,对后面的比赛结果有很大的影响,他会对这个结果考虑得更多一些,所以可能他的焦虑情绪比其他人会更高一些。

  新浪体育:在输给孙完虎后,谌龙在参加新闻发布会时面部表情并没有显得失落,还和翻译在沟通时笑了笑,他这个举动让网友觉得谌龙输了比赛后心情并不难过。您是怎样看待这一点的?

  李安民:我觉得掩饰的成分比坦然的成分可能会更大一些。以前我遇到过一位女子体操运动员,她在全能比赛中失误了,队伍的教练很紧张,让我去给队员的心理做分析和疏导。当我刚到运动队时,发现这个运动员和其他人在一起说说笑笑。等到其他人全部离开,就我和这个运动员面对面时,我就问她“昨天的失利对你好像没什么影响”,说到这里,那个运动员马上就哭了。说明了什么问题?说明那种强颜欢笑是在人前做给别人看的,但谁都是希望自己能获胜。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谌龙对这个结果无所谓,这是不符合逻辑的。可能是他想掩饰,并且可能是想摆脱失利对他的影响,他表现得越是这样,恰恰说明他其实是在意这个结果的。他似乎想表现给别人看“我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他其实是想让自己从摆脱失利对自己的影响,这只是他的一种策略,但不等同于他不在乎这个结果。

  新浪体育:您觉得谌龙是一个自信的人吗?

  李安民:我觉得谌龙是一个挺自信的运动员。他的自信指的是什么?第一,他是否意识到自己是一位优秀运动员,这个是毫无疑问的;第二,他已有的战绩,撇开团体比赛,他的个人比赛战绩是没有问题的。另一方面,即便他是一个自信的人,但在关键时刻,他承受的压力很大,这个运动经验无关,和结果对自己产生的影响有关系。

  新浪体育:考虑到谌龙现在要备战里约奥运会,您作为运动心理学专家,能否给他一些更好备战奥运会的建议?

  李安民:一场比赛不要看得过重。这个比赛已经结束了,已经成为历史了,他要及时摆脱失利的阴影,我认为他已经在做这件事情了。另外,他要放下两个包袱,其实世界排名第一,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压力,这是第一包袱。第二个包袱是世界排名第一就要夺冠,他也要放下这个包袱,让自己的压力越小、越轻松地去面对比赛,也许效果会更好。